玩到死為止!

玩到死為止! header image 2


[玩] 林北逛地球 (4):鄉親呀!這就是秘魯的人情味

April 10th, 2010 · 7 Comments · [玩], [玩] 2010年-2011年 Around The World, [玩] 南美洲, [玩] 南美洲-秘魯

14.

來到南美前就有聽過說秘魯人的友善及人情味。

但來到Lima的第一晚,從機場坐車到Hostel的路上,看到半夜的街道充滿塗鴨、鐵窗以及垃圾,讓我不得不心生警惕,看起來還是要小心為上才是。

在Lima鬼混個兩三天後,開始慢慢熟悉南美的環境,也開始感受到秘魯人民的友善,可能是因為長的跟南美居民或是跟他們常見的西方觀光客太不同了,往往會受到特別多的好奇心,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你從那邊來的呀?」「這是你第一次來秘魯嘛?」之類的問題。甚至連買個明信片都可以跟文具店的年輕老闆娘鬼扯一番,這些好的回應讓我膽子也大了起來,依照旅遊書上的指引,決定自己搭小巴到Lima郊外的重要歷史遺跡Pachacamac逛逛。

Pachacamac在Lima市區東南約30公里的地方,從我住的地方去,要先想辦法搭小巴到泛美公路(這是一條連接南美由北到南的大幹道),再換車才會到Pachacamac。

好不容易坐到了泛美公路的橋下,想說往Pachacamac的站牌究竟在那邊呢?想不到就在我的頭頂,也就是泛美公路的橋上!各位鄉親呀,你們有嘗試過在高速公路上攔巴士嘛???當我站在泛美公路上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但當地人似乎習以為常,而公路兩邊不但有人行道,還設有候車亭!

16.

好吧好吧!顯然是我這個鄉巴佬少見多怪,反正有樣學樣,跟著大家一起站在泛美公路的橋上攔巴士就是了。

巴士還真的會停下來載客哩!

01.

只是沒想到,到Pachacamac這種歷史遺跡的觀光景點,應該會是大型巴士才對呀,想不到來的居然就是之前提過跟救護車一樣大,比小巴還小的「小小巴」,更糟糕的是,小小巴上的車掌居然聽不懂我的西班牙文!

「匡都苦A打死?」
「?????」
「匡都苦A打死?」
「?????」

幹幹幹,我明明要問多少錢的啊為什麼車掌先生聽不懂就是聽不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西班牙文的How much是「Cuanto Cuesta」(匡都苦A死打)而不是「Cuanto Cuetas」(匡都苦A打死)啦!才幾歲的我就已經患上中老年人才會得的顛三倒四病!更慘的是,我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才發現我一直都把他念反了…(汗)

車掌先生聽不懂真的情有可原。

但就在這僵持不下之際,坐我前面太太用簡單的英文充當了我跟車掌先生之間的溝通橋樑,讓我得以順利付費坐車,感謝她的好心,不然當時的僵局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02.

只是隨後太太跟車掌先生就開始在討論我的西班牙文發音還開心的科科笑….(淚) 😛

好啦好啦!把「Cuanto Cuesta」搞成「Cuanto Cuetas」,還有像日本人念英文一般的詭異西班牙發音(註)真的是很該笑啦!!(氣)

在擁擠的小小巴裡面腿也伸不直,甚至頭還很容易碰到屋頂,不知道要在那邊下車的我實在忐忑不安不安,比對鄰座乘客隨遇而安,在這麼擠的環境下還可以悠哉的玩起數獨,真的該向他多學學這種處變不驚的精神。

03.

雖然車掌先生聽不懂我的西班牙文,但對於我要去那邊,他可是清楚的很,也多虧了他,車子開到Pachahamac門口時車掌還告知道就是這邊下車,讓我可以順利抵達這位處在沙漠當中的歷史遺跡。

04.
(Pachacamac的站牌就在沙漠當中)

05.
(這應該是Pachacamac的發掘者之一,長的還真像米高福克斯…)

Pachahamac是史前Lima文化的宗教中心,即便是後來Wari人以及印加帝國分別取代之,Pachahamac的祭祀功能仍一直被沿用,直到西班牙人來後才被遺棄。現在在Pachacamac只能看到頹圮的土牆遺址,但從一層一層沿著山勢堆砌而成的平台可以想像當年作為宗教祭祀中心的壯觀。

06.
(這是Pachacamac復建過最完整的遺跡,可以看到精美的水利系統)

10.
(這是在不遠處的Pachacamac村
)
07.

08.

而祭壇的中心則有類似金字塔的結構,由土路構成的斜坡一層一層地一路直達祭壇的頂點。雖然說秘魯與埃及距離如此遙遠,想不到在建築結構上還有些相似之處,這難道也是人類共同的基因嘛?

09.

11.

12.

13.
(這就是通往祭壇的土路)

但我相信人類共同的基因不只表現在建築上,而是那顆善良及樂於助人的心。

就當我看完金字塔祭壇在那邊晃來晃去一副鬼鬼祟祟像是小偷的時候,有個人從我身後出現。

「Foto?」

原來是在Pachacamac算是管理人員,平常就坐在各景點旁邊注意遊客是否闖入不該闖入的地方,但其實這工作還蠻無聊的,就只是在那邊晃呀晃的而已,難怪看到我鬼鬼祟祟的舉動還特別來觀察一番順便幫我照相。

但主動幫我照相的舉動實在是叫人窩心,害我也想幫他照張相來留念。

在那邊晃來晃去猶豫了半天,終於還是下定決心開口請問他是否可以照張相。

人家可是大方的很,一口答應還很高興的向鏡頭揮手。

14.

本來想說照完相就準備要溜了,想不到他這時候把我叫住,比手畫腳還有英文西班牙文溝通一番之後,才知道原來他也要下班了,跟我說那就一起走吧!

這這這…會不會太熱情了(Pisco Sour的陰影??),害我有點忐忑不安,但到出口的路只有一條,拒絕他變成一前一後毫不相關的走好像有有點怪,還是答應好了,反正應該也不會冒出什麼怪事才對。

走回出口的路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加減聊著,這位先生還稍微向我講解了一點Pachacamac的建築功能,還逗弄羊駝給我看(雖然那天羊駝都不太鳥他..:P),人真的是相當和善!但其實我那時候心裡卻只擔心:「他最後會不會跟我要小費呀…」

15.

哎!壞心的亞洲人。

坐著休息的時候聊天才知道,原來這位先生名叫Jorge,他自己發音是發George,但我相信這應該是英文發音,如果是西班牙文發音的話…我想全台灣人應該都知道怎麼念吧!(感謝萬惡的Yespn Yankees Suck台)

更重要的是他也住在Lima市區,既然同路,那當然就順便一起搭小巴囉。

其實要自己搭小巴回市區應該也不成問題,但有在地人帶路心情上也更篤定,在小巴上還用交朋友的利器:Sony Cybershot壽司機和Jorge合照了張相。

只是分別的時候很快就到了,下小巴之後,Jorge要走路回家,而我要再搭上另外一台小巴才能回到我住的Hostel,但在這個我之前沒來過的地方,要搭那一台小巴心裡還真的沒個準。

只見Jorge攔住疾駛而來的小巴,示意要我上去,他則向小巴車掌交代我要下車的站,請車掌到時候提醒我下車,他則向我揮揮手,下車繼續步行向回家的路。

而我只能在車上瘋狂的揮著手向Jorge道謝及說再見。

以前在歷史課本上看到義大利革命志士加里波底的故事,我印象最深刻的部份在於革命成功後,加里波底不求任何回報,只帶著一袋豆子回到小島隱居,這種行俠仗義的精神到現在仍深深的感動著我。

Jorge也是。

旅行中令人感動的片段,大概就像這樣吧!

延伸閱讀:

[玩] 林北逛地球:2010-2011年的環遊世界之旅
[相本] 林北逛地球相本集:2010-2011年環遊世界之旅的相片都在這邊

相關文章: 隨機文章:

Tags: ········

7 Comments so far ↓

  • X-RAY

    你的樣子該不會就是標準的西班牙人的菜吧~XD

    不過在沙漠裡被陌生男子示好實在有點怪…..~”~

  • 南部小卓

    問價錢講cuanto es?或cuanto vale?都可以,比較沒那麼拗口

  • yakifone

    jorge人真好

  • Sophia

    經過這幾次, 應該可以不用再懷疑熱情的秘魯人, 對你有什麼不良企圖了吧! :)

  • 瑞夫

    看完好想去南美,下次一定要衝!

  • ariel

    你的遊記寫得真好.讓我想起我在旅行中遇到的感動.

  • Aileen Hung

    結論:你有被害妄想症!哈哈哈哈!
    不過他們的人真的都很熱情,我在郵局買郵票的時候,大嬸跟別人聊完之後,看到我還是繼續想用明知我聽不懂的西班牙文一直跟我聊。哪聽得懂啊!!